咨询热线:15137099966

合同纠纷

江苏京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武汉市东西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鄂01行终24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京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住所地武汉市吴家山台商投资区高桥产业园台中大道特1号。

  法定代表人廖晓艳,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坤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雯嫣,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市东西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武汉市东西湖区五环大道164号。

  法定代表人明少杰,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辉,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艳环,湖北东吴弘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沈晓琴

  上诉人江苏京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武汉分公司)诉被上诉人武汉市东西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东西湖区人社局)作出的东人社工伤认【2018】第39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2行初5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均未提出新的事实和证据或理由,经合议庭决定本案不开庭审理。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沈晓琴与汪宏伟系夫妻关系。汪宏伟与京东武汉分公司于2016年5月14日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劳动期限从2016年5月14日至2019年6月30日,工作岗位为配送司机,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在确保完成工作任务的前提下,由京东武汉分公司按照规定安排工作和休息的时间,并享受休息休假的权利。合同签订后,京东武汉分公司将汪宏伟安排在所属京东亚洲一号产业园区向武汉地区送货,并在园区为其安排了宿舍居住,汪宏伟只有在非工作日时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该园区车队对配送货物的司机实行排班管理,即一天出车配送两趟,时间不固定。大致的上班时间为早晨4时30分至9时30分,13时30分至16时30分和16时至21时。由车队长和班组长负责排班,使用指纹刷卡和京东系统的行车日志记录员工考勤并按装车趟数及公里数计算工资。司机工作5天休息一天,每月休息5天,由车队根据工作情况调休。2018年7月24日早晨,汪宏伟接到送配任务,于5时26分刷卡上岗出车送货,送货任务完成后返回园区并于8时57分刷卡下岗,然后回到宿舍休息。当日13时50分许,车队长王炳钢拟派汪宏伟下午送货到汉南配送站,打电话无人接听。当天20时许,车队长王炳钢接到汉南配送站的信息通知,称下午应送的货物还未到站。车队长王炳钢再次打汪宏伟电话,仍无人接听,遂与同事刘伟一同到汪宏伟的宿舍并通过宿舍管理员打开宿舍门,发现汪宏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口中有呕吐物,便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和120急救电话。急救车到达后,医师判定汪宏伟已死亡。《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显示汪宏伟死亡原因为猝死(脑血栓意外)。2018年8月7日,京东武汉分公司向东西湖区人社局递交工伤认定申请表,并提供了汪宏伟的死亡证明、劳动合同等工伤认定材料。同月20日,东西湖区人社局经审查正式受理。之后,东西湖区人社局审核了京东武汉分公司提供的材料并询问了证人。2018年9月26日,东西湖区人社局作出东人社工伤认【2018】第39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将该决定书于2018年9月28日送达给京东武汉分公司。对此,京东武汉分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东西湖区人社局作为武汉市东西湖区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有对统筹地区内的工伤认定申请进行审查认定的法定职责。东西湖区人社局在受理京东武汉分公司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依法对其提供的材料进行审核,调查相关证人,并在60日内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其程序合法。《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急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从本案证据材料看,汪宏伟突发急病死亡的地点是在宿舍,没有证据证明其突发疾病时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东西湖区人社局据此作出不予认定视同工伤的决定,符合法律规定。京东武汉分公司诉称汪宏伟是在完成上午工作后到宿舍休息是为了下午更好的工作,公司宿舍属于工作地点延伸的观点,也缺乏法律依据。因为人的生理特征就是需要休息(睡眠)以恢复体能,不管是在家中休息,还是在宿舍休息,都是为了后续更好的工作,故在立法上不可能将工作地点无限延伸。至于京东武汉分公司认为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四)项和《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职工外出学习期间受到他人伤害应否认定工伤问题的答复》([2007]行他字第9号)的规定认定工伤的观点,也是不正确的。因为上述司法解释所规定的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均是受到伤害,而本案中汪宏伟的死亡是因疾病,故不能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综上所述,京东武汉分公司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江苏京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京东武汉分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东西湖区人社局作出的东人社工伤认【2018】第39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原审法院予以维持明显不当,应予撤销。原审法院认定汪宏伟的死亡地点是在宿舍,没有证据证明其突发疾病时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定性错误。汪宏伟在上诉人处担任司机岗位,由于岗位特殊性,其适用不定时工时工作制,其每天工作时间并不固定,死亡证明书显示汪宏伟的死亡时间为2018年7月24日20许,该证明并不能显示汪宏伟突发疾病的时间,因此,应该由被上诉人证明其突发疾病时并不在工作时间内。由于汪宏伟属司机岗位,上诉人考虑到员工岗位的特殊性,在公司园区内为员工安排了休息处所,员工发车返回后可以及时得到休息。因此,员工在发车返回后在公司的休息处所进行休息,应属于工作合理区域内。所以,汪宏伟突发疾病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综上,请求:1、撤销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2行初52号行政判决;2、撤销东西湖区人社局作出的东人社工伤认【2018】第39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3、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东西湖区人社局答辩称,汪宏伟的工作岗位应该在车上,休息待岗不属于正在履行工作职责。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沈晓琴未向本院提交述称意见。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法律依据均随案卷移送本院。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坚持原审质辩意见。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证正确,本院对原审判决采信的证据、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审第三人沈晓琴之夫汪宏伟突发疾病死亡应否被认定为工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可以视同工伤。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视同工伤的构成要件是: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2、突发疾病死亡或者送往医疗机构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联系本案来看,死者汪某上诉人京东武汉分公司的配送司机,被安排在上诉人的京东亚洲一号产业园区向武汉地区送货。该园区车队对配送货物的司机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工作日排班管理,且为司机集中安排了宿舍供其在工作间隙休息。汪宏伟死亡当天,即2018年7月24日是其工作日,当天上午其已经上岗出车一次,随后即返回宿舍休息等待下次工作安排。但当日20时许,上诉人处的员工来到汪宏伟的宿舍时却发现其已经死亡。从汪宏伟死亡的时间和场所来看,其是在工作日、在宿舍待岗准备再次出车的过程中突发疾病,故本案中的宿舍应视为工作时间与工作地点的合理延伸。而从死亡证明书上来看,汪宏伟的死亡原因是猝死(脑血栓意外),属突发疾病死亡。且被上诉人东西湖区人社局无任何证据证明汪宏伟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因此,本院认为根据汪宏伟的工作性质和工作职责,以及上诉人安排宿舍的目的来看,汪宏伟在单位宿舍突发疾病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被上诉人东西湖区人社局称汪宏伟的工作岗位应该在车上的答辩理由以及原审法院认为不能在立法上将工作地点无限延伸的观点,属对法律条文的理解有误,本院均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2018)鄂0112行初52号行政判决书;

  二、撤销武汉市东西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东人社工伤认【2018】第39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三、责令武汉市东西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江苏京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各50元,均由被上诉人武汉市东西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长

  余汉平

  审 判员

  刘 忠

  审 判员

  陈小萍

  二〇一九年四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马颖杰

  书 记员

  姜淑娟